现货

> 现货 > 煤炭能源 > 正文阅读

四川煤企艰难度日 三类煤矿为淘汰重点

时间:2017-01-11 13:39:33 来源:金融界 编辑:火山大大 - 评论:

四川省安监局(四川煤监局)煤炭行业管理处处长张学广日前表示,“2016年,四川省主动加压,特别是在下半年煤价上涨的背景下,仍然超量完成国家下达的煤炭去产能任务。但有部分煤老板眼看煤价处于高位,舍不得退出煤炭行业,甚至有些原本已报名准备在2017年关闭的煤矿现在又动摇了,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

在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大背景下,四川省对四川煤炭行业的赋存条件、煤炭产量、用煤需求等问题多次研究,科学提出了煤炭去产能“五年任务两年完成”的目标,也就是将在2017年全面完成煤炭去产能任务目标。

据了解,为解决四川省煤矿小、散、乱以及安全生产条件差等突出问题,四川省自2013年来已加大了煤矿整顿关闭、去产能的工作力度,截至2016年底,在三年多的时间内已总共关闭煤矿753个。在此基础上,今年还将继续关闭攀枝花、广元、德阳等地以及川煤集团下属的部分煤矿,这意味着任务更重,难度更大。

“关了吧!按照现在这种标准,只有亏本!”犍为县滴水岩煤业有限责任公司滴水岩煤矿就在这份名单中。该矿业主杨朝林表示,现在对煤矿的生产要求进一步提高,比如必须机械化开采,而他的煤矿煤层薄(我国一般把厚度小于1.3m的煤层称为薄煤层),要实现机械化,投入太大。“以前总觉得以后煤炭价格上涨还有一线希望,但省安监局的同志好多次给我讲政策,分析形势,现在看来,关闭才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滴水岩煤矿原来是国有煤矿,后来转制成为私营煤矿。该矿设计生产能力为15万吨/年。虽然这样的规模在四川省并不算小,但该矿的煤层分两层分布,每层厚度仅0.4米,而且是高瓦斯矿井,导致该矿的开采和灾害治理成本都较高。

像杨朝林一样的煤矿企业主并不是个例,大部分川内煤炭企业这几年的日子都不好过。2013至2015年,四川省开展煤矿兼并重组,并关闭煤矿584处,数量下降了40%以上,但四川省煤矿数量多、规模偏小,开采极薄煤层、急倾斜煤层难以实现机械化的煤矿总量仍然较大。

煤矿还要再做“减法”。按照省政府与国家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签订的目标责任书,2016-2020年,四川省应关闭退出215处煤矿,化解过剩产能3303万吨。在此基础上,四川省还自我加压,去年10月,明确煤矿去产能工作“五年任务两年完成”,也就是说到2017年底,四川省就将全面完成煤矿去产能任务。

为此,省政府和产煤市、县级政府均成立了以政府分管领导任组长的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工作领导小组,领导小组办公室由安监、发改、财政、国土资源、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国资、公安、工商等8个部门组成,定期和不定期研究讨论工作。

“哪些去,哪些留是我们重点研究的问题。”张学广表示,按照《四川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四川省一年需产煤8000万吨,而截至2016年底,四川省煤炭产能有9700万吨,产能仍然过剩。在这一轮“去”的过程中,淘汰落后产能,提升四川省煤炭产业水平是终极目标。

三类煤矿成为2017年“去”的重点:与国有重点煤矿资源范围重叠的;煤与瓦斯突出矿井、一级水害矿井等灾害重的;靠近水源、自然保护区,影响环保的。从这些条件看来,安全和环保成为煤矿去或留的关键因素。

“四川省煤矿不能总是处于煤炭产业的中低端市场,经过这一轮去产能,希望四川省的煤炭产业有新面貌,朝技术含量更高、更绿色、更环保的方向发展。”省安监局解释说。

去与留对于煤矿来说,是去产能改革中的阵痛,也是阵痛中孕育的希望。犍为胜利煤业有限公司胜利煤矿业主张安洪算了一笔账,最终做出决定,自愿关闭退出,目前他正等着政府给自己发一笔奖补资金,从此告别煤炭行业。

乐山市安监局煤矿行业管理科科长徐安廷还记得去该矿检查的场景:步行、坐猴车……从井口到开采煤矿的作业面来回需要4个多小时。“普通人来回走一趟已经很累,更别说煤矿工人还要在井下采煤作业,有的甚至一天要下井几次。”

相对于其他来回1个小时就能开采煤炭的矿井,胜利煤矿自然需要开采更多的煤以支付煤矿工人更多的报酬。然而,胜利煤矿设计开采规模仅为年产9万吨,资源已近枯竭,最多还可开采4年。“虽然目前煤炭价格不错,但与其负重累累,还不如抓住这次关闭退出的机会,重新转型。” 张安洪说。

在煤矿业主矛盾挣扎中,如何帮助他们正确认清形势,研判利弊成为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2016年12月中下旬,省安监局副局长刘健带队来到乐山、达州等地,通过宣讲、对话、谈心等形式,与基层管理部门和煤矿业主对话,让基层管理部门、煤矿企业看清形势,明白政策,抓住机遇,促进煤矿企业主动早关早退。

一年来,省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领导小组办公室派出工作组分川东北、川西北、川南三个片区,召开产煤市(州)政府分管领导、县(区)长、相关部门和有关煤矿企业负责人参加的工作推进会。省安监局组织对全省719处煤矿业主和矿长进行了面对面的宣传动员,宣讲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煤炭去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重要政策,全面分析四川省能源结构和未来发展趋势,深入解析四川省煤炭行业面临的实际困难、先天不利因素及产业安全政策,促使煤矿企业主动关闭退出。

宣讲的其中一部分内容就是四川省落实奖补资金的相关政策。四川省及时分解预拨中央财政资金15.35亿元,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克服困难,共计筹措19.2亿元。此外,省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专题研究,将2015年实施的主动申请关闭的财政资金奖补政策延长执行到2018年,强化了资金保障。

另一方面,对纳入化解过剩产能方案而拒不关闭的矿井,相关部门作为重点监管对象,严管重罚。截至2016年11月底,共实施行政处罚351矿次,罚款1312.23万元,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8人次。

资金奖补一直是煤矿关闭退出的一个难点。

四川省引导退出的民营小煤矿,各级政府财政奖补资金与煤矿企业主的预期值有较大差距。为解决这部分资金矛盾,四川省一方面想方设法用好用足国家政策,最大限度地争取中央财政支持,另一方面省、市、县三级财政共同努力,力争为煤矿关闭退出争取更多资金支持,确保煤矿更稳妥地关闭退出。

据张学广介绍,四川省一些煤炭企业在减少煤炭产能的同时,也积极谋划转型升级(爱基,净值,资讯)之路。如川煤集团正尝试发展煤层气这一新能源产业,以缓解部分煤矿连年亏损的危机。该集团芙蓉公司副总经理俞学平表示,今后可放慢煤炭的开采,远离井下作业,转而开采煤层气,这既符合安全要求,也符合煤炭行业转型升级的发展方向。同时,还有其他一些企业从煤炭行业退出后,利用盘活的资金,积极转型为其他服务型行业。

此外,为尽快落实国务院、四川省政府关于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相关文件精神,将化解过剩产能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相结合,四川省还出台了《关于落实支持煤炭企业缓缴采矿权价款政策的通知》,对经认定连续两年出现亏损状态的煤炭企业,采矿权价款一次性缴纳有困难或已按规定缴纳第一期价款的,可申请缓缴剩余采矿权价款。这一举措一定程度缓解了煤炭企业的资金压力,为四川省保留煤矿企业的转型升级赢得了时间,并创造了条件。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所有权归携景财富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转载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违规,请联系我方删除。

名家论市

今日热点